您好,歡迎來到誠成集團官方網站

首頁 > 專家聲音

曹和平:中國制造處在非常好的窗口期之從鞋跟看中國“智”造

3月1日,中國新聞社財經新媒體中新經緯主辦的《財經中國V論壇:中國‘智’造新機遇》在北京舉辦。北京大學經濟學院教授、北京大學數字中國研究院副院長、誠成資本首席經濟學家曹和平先生作為中新經緯智庫專家出席此次論壇。

(曹和平教授在現場發言)

在此次論壇上曹和平提出“中國人有一個夢想,能不能把我們的制造添加進智慧的‘智’造,讓經濟快速的跳起來,這是我們的夢想。”

曹和平表示,三年前,全世界55萬種商品里面,中國制造大概占35%以上的加權平均數份額。當時中國GDP是8萬億美元到9萬億美元,全世界GDP是近一百萬億美元。也就是說,生產了35%的產品只實現不到10%的市場份額。這是第一個“中國制造”。

“所以,中國人有一個夢想,能不能把我們的制造變成添加進智慧的‘智’造,讓經濟快速的跳起來,這是我們的夢想。”曹和平在論壇上表示。

曹和平將目前這次技術革命叫做靜悄悄的海嘯式革命。他認為,中國制造處在重大歷史階段,遇到了一個非常好的窗口期。抓住這次新技術革命的機遇期,將給中國經濟帶來的爆發式、幾何數字的增長,中國經濟走出中低技術低谷時,能夠看到技術變量給中國帶來的飛躍式發展。

以下為現場發言實錄:

中國經濟在去年早美國一個季度復蘇,12月23號,美國人加息的時候,我們兩天前公布了中國在十一月份的經濟增長數字,那個時候突然發現貨運周轉量連續三個月高速調升,活躍周轉量車間以后的活動邏輯,就是采購快,采購快就出現了廠商中間和市場供銷兩旺,發電量行不行,車間開通怎么樣,發電量也是連續快速增長三個月。這個車間內增長了,車間外增長了,那么你的信貸規模上去了嗎?信貸規模越增加,達到1.2萬億以上,這是以前的。當然上個月我們知道應該是上升的一種選擇,增加了兩萬億。

那是相當快,一般的來說這些先行數字,這些數字在這個月增長了,以后兩三個月就會快速增長。結果就會出現一個什么情況?就是整個的經濟向前滾動的,應該在1月份,或者是說2月份看到快速增長的現象,果不其然,1月份的時候,我們的物價達到了2.5,這是2014年刺激經濟西方從來想達到的數字,沒有達到,物價高了很高興嗎,不,這個數字不能證明你的宏觀管理政策達到最終的結果。如果CPI上看到持續性的上升的話,說明CPI的構成成分里面由于你原來擴張性的貨幣政策,和擴張性的財政政策導致了在CPI的價格變量上最終追溯到了內在增長的經濟邏輯,所以經濟早美國一個季度復蘇。因為在去年下半年以后所有的資金快速撤出中國,看衰中國在去年經濟出現栽大的跟頭,沒有想到中國又起來了。

所以我個人判斷,大概是在今年,第一季度,第二季度的經濟增長會超過6.7%,這一輪經濟成分會在結構調整意義上增速太快,中國就能夠催生出什么呢?經濟增長超越美國或者是和美國在共同一個方向上領導世界經濟向前走的周期性現象,我的一個基本的結論。

那么給大家幾個事實,為什么說中國制造呢?我們在三年前的時候,我們大體上生產了8.7億到8.9億噸鋼,全世界的鋼產量不到15億噸,你算算這個比例,我們生產了19.7到22億噸的水泥,全世界的水泥產量是大概33億噸,這一堆水泥和鋼鐵攪拌一下變成鋼筋混凝土工地,怎么樣呢?把這個混凝土在全國960萬平方公里的面積上搬來搬去,每三條公路,至少有一條在中國,同樣每三棟樓豎起來,至少有兩棟樓在中國,因為那個時候房地產熱。可以想象鋼筋混凝土在國民經濟體系鏈條中是建筑業,建筑業在鏈條中處于中間階段,想想看,鋼筋混凝土豎起來一堵墻,想想看這個墻里面是不是要放進黑色金屬鋼鐵在里面。如果墻建好了,是不是要放很多的電燈,各種各樣的室內裝飾,那么有色又出來了。如果你裝修一下,變成了一個喬遷新居的過程,那么你還要織布,去年我們織了全世界44%的布,還要放一點家具,我們出口的全世界70%以上的家具,我剛剛我們這個話筒,這兩個東西都是生產了全世界70%的市場。所以我把這個至少說一下,三年前向前再數一二十年,中國的制造至少出口的全世界這55萬種商品里面,怎么樣,大概35%以上的加權平均數份額。

我們生產了全世界35%的物質產品,賣了多少錢?大概是在三年前我們的GDP是8萬億到9萬億這個份額上。你可以想想看全世界的GDP那個時候是近一百萬億,這兩年統計稍微下來一點,因為美元的變化造成的后果。你想想看你生產了35%的產品,你實現了不到10%的份額。我把這個叫做中國什么?中國制造,這是第一個制,中國制造是什么?在全世界分工體系里面,物質產品份額巨大和價值實現份額過小的大分流現象,豐產不豐收,賣不出去錢。

所以中國人有一個夢想,我們能不能把我們的制造變成添加進智慧的智造,讓經濟快速的跳起來這是我們的夢想。所以工業2025,我覺得這個應該把這個智也加進去。

那么它有什么好處?我給你舉一個例子,別看我這個鞋,這個鞋的后跟,我們生產的全世界70%的鞋,我去東莞鳳岡縣的時候,生產出全世界16%的市場份額,我這個鞋的后跟,如果現在是按照傳統制造會出現一個什么情況?如果是傳統制造,我每走一一步,現在我170斤重,我壓下去,壓到我鞋后跟上,鞋后跟變成了橡膠分子的壓縮彈起摩擦熱量的無謂的耗散,比如說我的鞋后跟是一個壓敏電池,西南大學的一位院士,我們千人計劃把他引進過來,想想看,每走一步170斤壓下去,就充電了,過去這個能量是消耗的,怎么消耗了呢?我吃飯了,我吃飯是種糧過來的要消耗一部分的能源,我走了一部分把能源丟掉了,現在把能源揀回來了,想想看,這個鞋后跟,這個不能排除傳統行業。比如說我鞋后跟有一個器件和我這個褲子連起來,我褲子的布線不再是傳統的經緯線,而是導線,我把這個能源放在這里,我手機一裝,充電了,是線和褲子都要重造,我們制造了全球44%的服裝。看著我這個西裝,從我這個西裝穿過來,現在戴了一個眼鏡,一個生物芯片能夠變形,電源傳到我的眼鏡上,船到白明的眼鏡上,他一看,曹教授你有糖尿病,為什么?因為生物芯片可以損失貢獻能源,它有一個糖敏元件在里面,15米范圍內可以看到我的糖尿病,后果是什么,眼鏡技術再不是北大門口的明亮眼鏡了,那個要進步,為什么?因為這種眼影把我們國家醫院里面的高貴設備的技術和一個普通智慧就能完成的診斷,醫院里面轉移到普通的家庭里面,這個是智慧嗎,是,中國現在正在完成。

那么再看我這個糖尿病看見了有什么用?結果上邊不是煙霧探測器了,是什么探測器呢?是一個糖分光敏器,你一看就想到這個不行,把我那個信號從你的眼鏡里面送過去,結果是這個小區三十多棟樓里面第一個大樓,15號樓里面有一個管理平臺,把這個信號傳到房間里面,房間外面有一個傳輸單元,那還是普通的墻嗎?不是了,放在管理平臺上,這個不僅僅照明了,上面放一個信號集成器。比如說管理平臺跟我說曹教授,你看現在你老了,60歲了,忙著沒有人管理,10-100,38這個指標,你任何時候都會休克。你顧一個保姆看你也不行,12點以后保姆睡覺了,你讓孩子看,孩子比你還忙,媽都90都歲了,怎么辦?你給我綁定一個賬號,180塊錢一個月,我的管理再也不是物業大媽了,而是一個非常具有專業知識的管理平臺,怎么樣?綁定你以后,只要你糖分達到100以上,180之間,我給你重點檢測,180以后,對不起,還要綁定一個賬號,為什么?你給我綁定,我給你送到醫院去。是不是?這個房間不是傳統的房間,我們國家的房地產業正在進行這種變化,深圳淺海自貿區用一百億塊錢給北大研究院和清華大學學院聯合起來做這個667萬平米的模型。那么這個房間如果說是智慧化了,這個建筑是不是智慧化了呢?

智慧建筑,幾個智慧建筑加起來是智慧小區,幾個智慧小區加起來是智慧街區,智慧街區和外面的高速公路是室外定位聯合起來,那么不就是智慧道路和智慧城市了嗎?這個時間大概多長,政策處理得好,中國人能夠實現到80年代那樣的改革共識,七年就完成了。這就是我們在十字路口上,這也是中國制造處在重大歷史階段上我們遇到了一個非常好的窗口期。

一個Byte,就是一個KB,是一頁紙上的文字是5個KB;一個MB是一首歌的四分之一;一個GB是兩個小時的電影;一個TB,全球最大的美國圖書館是15個。一個PB,是美國郵政局一年處理的所有新建量;一個EB是2007年人類大約存儲的300個;1個ZB五是2010年底人類的信息總量是1.2ZB。

我去深圳前海,就有人說我每個星期都要充值,我不充值用不了支付寶,我們賣的是高技術,這個信息量得多大。打一個電話的信息大概是一張照片的信息的兩千分之一。所以室外定位,全中國有兩個信號,一個是坐標信號,一個時間信號,兩個信號一出我就知道你在什么地方可是要傳輸這種信息,一張照片就得多少呢?你就得要兩百個BM,你買兩斤豬肉,知道是不是安全,綠色的,照片從網站上送回去,過來的價格比豬肉貴,怎么買?現在正好我們國家的網站,這幾年烏鎮的互聯網+大會是解決了這個問題。

這是我們深圳做的一個研究。大概1980年代開始一個家庭有一個電腦,放在這個房間里面。隨著時間的推移,到今天我們有2.35億臺桌面電腦,但是你要知道,在1997年成立聯通,1998年成立移動在電訊的時候,一個蜂窩網起來了。2.3億臺電腦怎么連的呢?華中科技大學的光纖突破把它連起來了,變成了三維網,W網能干什么,能送信,比如說我送信不要貼郵票放到郵筒里面了,再轉給他,因為這一連,我電腦在這里,他電腦在那里,一按,一個密碼過去了,這個信就送了。所以這2.35億個電腦,現在成為了中國的信息互聯了,傳遞信息起來了。可是看著這五十公里一個基站,這個鐵塔,結果連起來,現在覆蓋了我們全中國小70%的面積。你不用再開溝挖一個光纖了,只要是用無線傳輸,通過技術處理,讓手機的清晰度和他一樣,那人們就使用手機了,革命性的變革在于當手機也能看什么,手機也能看你那個網站,而且手機能綁一個賬戶,連上的時候,你看我現在發現,我要送大家一本書,怎么辦?我網上一輸入,綁定一個賬號,對新華社的圖書拿過來,用一個無人機送過來,在窗戶里面,就把窗戶打開,進來了以后我拿上就送給你們了,這叫做萬物互聯。這個隊已經站滿了,誰想投一百個億投進來,沒門,20多個企業,領著全世界往前走,中國有十七八家做這件事。

所以現在我們有多少臺終端,九億多臺,加上這個,十一億到十二億,什么后果,看著就是美國美國人有一個電腦也是三億臺。所以智慧經濟時代,中國帶來了規模收益和規模收益形成的那種外部性。那是制造所不能比擬的,制造是競爭性均衡,規模是什么,規模是邊際成本遞減的技術,由于中國人有這個人口,由于三千年的歷史我們公共部門主導生產方面的能力,當然個人服務方面不如西方,我們超越了西方。

無人駕駛,五年就能實現。其實這次技術革命我把它叫做靜悄悄的海嘯式的革命,為什么?光纖互聯網往下走的時候,沒有人感覺到,移動互聯網空中走得時候也沒有人感覺到,未來幾年,衛星帶著互聯網走的時候大家還不知道,一連起來,這個制度就來了。天上大概多少個飛行器,七十億個,現在一年才2500萬個汽車,想想看新技術革命帶來的爆發式什么,是幾何數字的增長,所以未來來看中國經濟和世界經濟,今天的這個討論中國經濟走出中低技術低谷的時候能夠看到技術變量給中國帶來的飛躍式發展。

來源:評說經濟

微信

在線客服

12选5胆拖价格表